首页 > 地方 > 内容

沈阳:政府领导更换使一起一亿多的债务官司变成无头案
发布时间:2017-8-17 17:07:01   作者:不详

2017年2月27日,一篇以《沈阳:一起债务官司牵出沈阳一国企6亿转让金去向不明》为题的报道,见诸于国内各大网媒,一时间,在沈阳及辽宁引起不小的轰动,因为,此报道虽然是个别案例,但这样的事,在辽宁确是一个普遍现象。

此报道内容并不复杂,说的是一家老国企在改制变卖资产时,政府应该即要考虑这企业欠的外债还要考虑职工安置的问题,可是,在沈阳的铁西区,一近万人的国有企业,这个企业被政府以8个多亿的价格出让后,不仅职工没有得到应得到的“安置费”,连曾经欠下的1个亿债务至今也不想偿还,更严重的是,仅这家企业,近6亿元的国企出让金政府也说不清楚去处,这真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沈阳,在十几年前曾有上百家国企进行了改制,以沈阳的铁西区为中心,这些企业在改制时,是不是也同这家企业一样,大量的出让金被政府甚至个人给吞掉了呢?被推向全国的“铁西模式”,背后是不是隐藏着巨大的“黑洞”?在第一篇报道出台后,辽宁省和沈阳市政府乃至这个案子涉及到的辽宁朝阳市中级法院,又是如何个态度及做法呢?带着这些种种问题,记者于近日再次来到沈阳和朝阳市进行了调查采访。

老病根:

国有企业的巨额债务和几次转让

早在2002年3、4月间,沈阳东北蓄电池股份有限公司向中国工商银行沈阳市铁西支行贷款6000万元,在这起贷款中,同为老国企的沈阳水泵股份有限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2005年7月15日,工商银行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沈阳办事处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上述债权转让给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沈阳办事处。

因债务人逾期还款,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沈阳办事处向辽宁高院提起诉讼,要求沈阳东北蓄电池股份有限公司、沈阳水泵股份有限公司、沈阳水泵厂等偿还借款本息1亿余元。2011年8月20日,辽宁高院作出民事判决,判令沈阳东北蓄电池股份有限公司、沈阳水泵股份有限公司、沈阳水泵厂就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沈阳办事处1亿余元债务各自承担相应还款责任。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沈阳办事处不服该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1年12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至此,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沈阳办事处1亿余元的债权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的确认,沈阳东北蓄电池股份有限公司、沈阳水泵股份有限公司、沈阳水泵厂均应按判决内容承担还款责任。还款期限届满后,债务人均未偿还借款,经当事人申请该案依法进入执行程序,执行法院由辽宁省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来具体执行.

到2012年11月21日,北京一家公司出现了,它就是众和百易(北京)技术有限公司,这个众和百易公司通过竞价方式从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沈阳办事处购买到上述1亿余元债权,众和百易公司成为了新债权人。2013年7月3日,此案执行法院朝阳市中院裁定变更众和百易公司为申请执行人。

深追查:

欠债国企有近6个亿出让金去向不明

在执行过程中,众和百易公司通过工商查询得知位于沈阳市铁西区熊家岗路28号的36万平土地使用权归沈阳水泵厂所有,但该土地使用权已经被沈阳市铁西区政府于2007年挂牌出让,土地出让款转账至铁西区国资公司,相关款项从未支付给原土地使用权人沈阳水泵厂。

2015年10月22日,众和百易公司向朝阳市中院申请追加铁西区政府、铁西区国资公司为被执行人。2016年7月5日,朝阳中院举行听证会,就应否追加铁西区政府、铁西区国资公司为被执行人进行听证。但截到记者第一次发稿时,朝阳中院仍未作出任何裁决。

在听证过程中,铁西区政府、铁西区国资公司均表示接收了沈阳水泵厂出让土地所得的价款,但是用于职工安置和替沈阳水泵厂对外偿还债务。铁西区国资公司称职工安置费用为1.3亿元,但事实上沈阳水泵厂的职工政府从未统一安置,关于1.3亿元款项的具体使用情况铁西区政府、铁西区国资公司也未能作出详细说明。

记者调查得知,沈阳水泵厂名下土地使用权约36万平,铁西区政府于2007年转让该宗土地使用权时,出让单价为2200元,其中约16万平土地使用权成交总价款已达3.5亿元,该款项全部被政府收取。记者最注意的是,剩余20万平土地使用权的转让情况至今无法查明,铁西区政府、铁西区国资公司也未予以任何形式的说明。粗略估算此20万平土地使用权的转让价款约为4.4亿元,本可用于偿还债务的数亿元土地转让价款至今去向不明,铁西区政府、铁西区国资公司作为土地转让价款的接收方,应当在其接收资产的范围内向债权人承担还款责任。而执行法院朝阳中院应当依法裁定追加铁西区政府、铁西区国资公司为本案的被执行人,但到现在皆是个未知数.

很不解:

铁西区现任领导为何不接前任的事?

此次调查时记者得知,就在第一篇报道刊出之后,辽宁省政府对此事还是十分重视的,他们马上责令铁西区政府现任领导,立即着手处理此事,众和百易公司相关人员也马上找到这个铁西区政府,铁西区政府对众和百易公司承诺,说因春节刚过,处理完当前的一些事就办理此事。接下来就是全国“两会”,又说过了“两会”就处理此事。当两会也开完了,众和百易公司又找到铁西区政府,可相关领导说:“这事是当时谷春立在任时办的,现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正准备为其下判决,等下了判决再议此事”。两个月后终于等到了曾任吉林省副省长的谷春立被判12年的消息,到了这时,现任铁西区领导却对众和百易公司说:“你们的事,是前几任的事了,我们管不了,也不想管,你们有啥着就想啥着吧”。到此,众和百易公司彻底懵了。

众和百易公司相关人员还告诉记者,故意拖延此事不作为的还有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他们的案件到现在成了“无头案”,与这家法院也有直接关系。

早在2015年,这家公司要求辽宁省高院重新审理此案,可是,朝阳中法到今天也没有将申请交到省高院。2016年7月,这家公司向朝阳法院递交申请,要求追加沈阳市铁西区政府为本案被执行人,朝阳中院为此还召开听证会,按国家的最新强化执行制度,朝阳法院应最后下达执行裁决,但至今没有做出。

记者手记:

“铁西模式”的背后到底隐藏着多少政府腐败?

在调查此事近尾声时,记者要求采访朝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沈阳铁西区人民政府,但是,对方都以种种借口未能成行。

而记者了解到,朝阳中法之所以迟迟不下裁定,也有他们的苦衷,知情人告诉记者,朝阳中法说,现在,他们手里如捧着烫手的山芋,裁也不是,不裁也不是。而做为沈阳最大的一个区的铁西区政府,则一脸的无所谓。

这起并不复杂的企业之间债务纠纷案,让记者想起了曾经立为全国标杆并被推向全国的“铁西模式”。

2000年初,轰动全国的沈阳“幕马大案”刚刚结束,上百家半死不活的国企又面临着最后的归宿,于是,一位叫谷春立的人走马上任了铁西区区委书记兼区长,他对老国企改制的做法就是“晒地皮”,具体操作方法为,先政府出钱,将企业职工进行安置,然后将企业地皮平整出来,再卖给盖楼的开发企业。

起初,对一家老国企而言,政府拿出多少钱安置他们,包括企业的债权债务,企业又卖出了多少钱,这些对企业全是透明的,而中后期,一切全没有人知道了。有的企业,明明卖了两个亿,而对职工说只卖了一个亿,后来根本就采取保密性质,不对外公布,政府给职工多少就要多少,这些干了一辈子的国企老职工们,有的本应拿五万元回家,可是,只拿了五千元,从此便成了“无业游民”,后半生只能自己想办法。

此次采访,仅沈阳水泵厂就有近6个亿去向不明,在沈阳市,仅铁西区如水泵厂这样的万人以上的企业,就有十几家,万人以下的企业20多家,于是记者要在想,当时的铁西区政府,在这几年的企业改制当中,有多少黑钱不知去向呢?几百个亿还是上千个亿?这些本该都用在企业职工身上及还企业债的钱,都用哪去了?

就在记者第一次前去采访时,从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传出消息,法院一审已查明,谷春立在任铁西区区委书记及辽宁鞍山市市委书记及市长期间,受贿4000多万人民币。这是全部吗?当时与他一起搭班子的其他人呢?都没有问题吗?这位从沈阳的铁西区出发,当过吉林省副省长的谷春立,已领刑12年,可是,他在任时做出的事,就没有人管能成了“无头案”?

众和百易公司不解,国家三令五申,现任政府不允许以任何理由不理前任的事,可是,在辽宁,在沈阳的铁西区的现任领导就这样说了,也这样做了,于是记者在想,辽宁的沈阳,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近一年来,辽宁省出了很多大的新闻,人大代表贿选案,统计数字造假等等,更是有一个接一个的官员落马,那么,发生在众和百易公司的事,如果有人接手并解决此事,是不是又会有一批政府官员被牵扯进去甚至同谷春立一样的下场呢?这是不是现任铁西区政府不理前事的理由呢?如果是这样,众和百易公司的事,是不是要等到中纪委驻进这铁西区才能有出头之日?

记者还在想,朝阳中院对此案即不上报申诉材料,自己又违规不下裁决,他们哪来的这么大胆子?谁在背后撑着他们?

一起企业之间的债务纠纷,牵出的不仅仅是损害债权企业的利益,而是在老国企改制当中,政府及官员的腐败大案,这不仅仅是一个沈阳水泵厂的事,是全沈阳的事情,该查不?谁来查?将这盖子揭开,是时候了。记者将一直深挖下去……

记者孙迪文并摄影

上一篇:广州白云区硒珍水厂被工商乱改股份,司法假证据错判
下一篇:金融女姚燕萍贪污诈骗事件引起社会强烈关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