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 > 内容

福建宁德:不法之徒堵截法院警车 法官落荒而逃不报警
发布时间:2017-9-19 15:10:19   作者:不详

一般老百姓都知道,法院是打官司的地方,国徽高悬,代表国家行使审判权,一般没人敢在此造次撒野,但在福建宁德中级人民法院,而且是在6月下旬才投入使用的高大上的新办公大楼,就发生了一场社会不明身份人员在国徽下堵截正常参加开庭的当事人,并两次强行拦截法警警车送当事人出法院大门,当事人被迫在法院大楼内沙发上过夜,主审法官无奈也陪了一夜的咄咄怪事。

图:陈丽珠在法院过夜

更匪夷所思的是,遇到如此挑衅法律权威、法院权威的不法之徒,宁德中院作为配备法警的司法单位,既不派法警拘留拦截警车的不法之徒,也不报警寻求帮助,而是认怂悄悄陪当事人在法院过夜,第二天趁堵截人员松懈,又派法警和警车将当事人送往400公里外的厦门了事。这样的事情竟然就发生在厦门金砖会议前8月29日的宁德。

这是一件借贷民事纠纷,经过福安法院一审,宁德中院二审,经申诉福建省高院再审后裁定发回指令宁德中院再审,在宁德中院新建的办公大楼再审开庭后,发生不法之徒挑战法院权威,恐吓原审被告的怪事。

此案原告福安人李爱玉,被告陈丽珠(原籍福安,户籍厦门),两人原为要好二十多年的闺蜜,只是陈丽珠早在90年代就前往厦门发展,并挣下了包括繁华街区门面在内的近亿元资产。两人一直相安无事,但平静在2012年被打破,李爱玉因做会欠下福安等地数十人几千万资金,无法偿还,成天被债主堵住要账。为解套,了解陈丽珠资产情况的李爱玉开始打起了闺蜜的主意。李爱玉和陈丽珠约定好,在她被债主围堵时她会打电话给陈丽珠,说陈丽珠欠她780万元钱,于是李爱玉多次遇到围堵时打这种电话,要陈丽珠承认欠钱,好让债主宽心。于是每次接电话,陈丽珠都似是而非的帮李爱玉圆场,但陈丽珠不知道的是,她的闺蜜此时已经开始设局,在通话时录音为以后虚假诉讼做准备。2012年底,李爱玉以陈丽珠拖欠借款不还为由,到福安市法院起诉陈丽珠偿还借款780万元。当时的福安法院只能受理300万元以下的案件,为规避级别管辖,据法院内部人员透露,在李爱玉的小姑子,时任福安市法院政治处主任陈芳的安排下,相同原告被告的案件被拆分为8个案件;为规避地域管辖,被告陈丽珠为厦门户籍,本来起诉陈丽珠应该到厦门的法院,但在高人指点下,李爱玉找来几个所谓给陈丽珠送钱的第三人,这样起诉时这些福安藉的第三人就成为在福安市法院立案的合法依据了。而正是这些录音和第三人伪证的虚假成为日后案件从一审、二审、以致发回再审的重要原因。

近五年中,陈丽珠在福安法院一审、宁德中院二审均败诉,陈丽珠到福建高院申诉后,福建高院作出裁定指令发回宁德中院再审。在裁定中福建高院明确指出,“本案李爱玉主张陈丽珠向其借款,但却未提供借条、收据等债权凭证证明其主张,故应根据李爱玉主张的款项支付情况及陈丽珠的抗辩,综合审查认定双方是否存在真实的借贷关系,二审以录音资料为据认定陈丽珠向李爱玉借款,并判令陈丽珠予以偿还,依据不足。”

高院作出这样的裁定实际已经是给宁德中院自己纠错的台阶。在一审、二审开庭时,李爱玉声称有42分钟的录音但从不敢拿出,而只是拿出了7分钟,这段通话的前因后果就无法确认,而且录音里说欠款780万元,到起诉时只有760多万元,而且是分为八个案子加起来的,录音中陈丽珠没有肯定承认欠款780万元,录音更无法确定李爱玉起诉的8个案件的760多万元和录音里所说的780万元是同一笔债权。陈丽珠及律师也指出,你李爱玉这么早就知道要录音当证据,那让第三人送钱到陈丽珠手里后,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给陈丽珠确认一下,同时悄悄录音,把每一笔款项都坐实,那陈丽珠就毫无话说。从一二审开庭到高院再审情况来看,李爱玉声称不认识这些第三人,陈丽珠声称不认识其中部分第三人,但李爱玉主张的借款除第一个案件,李爱玉和陈丽珠之间有银行间款项往来外,其他七个案件,李爱玉都是说将借款打到第三人银行账户上,然后由第三人将现金送给陈丽珠,本来法院要审理清楚很容易,那就是将第三人全部通知到庭,现场质证,只要问情这几个问题即可。1、你是否认识李爱玉?如果不认识李爱玉为什么给你银行账户打钱?如果认识,李爱玉给你打的是什么钱?2、你是否认识陈丽珠,如果认识,你是怎么将现金送到陈丽珠手里的,有没有电话联系、确定送钱时间和地点?3、你巨额现金是从哪个银行取的,如果不是银行取的,自己家里的钱是哪里来的?4、给陈丽珠送现金,用哪部电话打的约定送钱时间,在哪个地点见面的,送钱后有没有电话通知李爱玉,陈丽珠有没有打收条?如果这些证据有,能不能提交通话记录?但一二审判决都只是采用了第三人写得很简单的书证,内容主要就是给陈丽珠送了多少现金,是李爱玉给陈丽珠的借款。但根本没有说清楚上述法官应该搞清楚的具体过程。但奇怪的是,一二审法院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没有把至关重要的所有第三人传到法庭当庭质证,错过了确认证据链的可能。

特别是其中一个第三人陈丽珠弟弟陈某,就住在福安市法院一条街上,家中有父母常年在家,但一二审都没有没能通知到庭,而高院法官调查取证时却一下就找到了,难道高院法官连找人的水平也高一点。到了这次宁德中院再审,中院还是找不到陈某。在法庭上陈丽珠提出这个问题后,宁德中院也许是为了补救,通知陈某要做调查,并说要前往福安市陈某家中。陈某为表示对法院的尊重,接到电话第二天一大早就租车赶到宁德中院。这也说明,法官不是找不到而是想不想的问题。办案法官给他做了笔录,但奇怪的是,签名按手印时,陈某发现询问人一栏里法官名字空缺,法官也没有告诉自己的名字。难道询问笔录写哪个法官的名字无所谓吗?

按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的逻辑,一个恶意诉讼原告,只要盯上身边有钱人,找几个所谓第三人,给他们银行账户打钱,然后就让他们作证说给这个有钱人送了现金过去,是原告给他的借款。如果这样法院就可以采信原告和第三人的证言,判决这个有钱人还钱,那以后有钱人岂不人人自危。当然按这个逻辑有钱人也可以找几个第三人,说给原告已经送了现金还款了,反正有证言就行,也不需要别的证据了。

8月29日,宁德中级人民法院在新落成的法院办公大楼第八法庭再审开庭,这一次,法院总算是通知来了第三人,但独独没有通知到就在福安法院一条街上的重要第三人陈丽珠的弟弟陈某。这次审理宁德中院并没有理会陈丽珠的申请,要求组成多个合议庭,而是只组成了一个合议庭审理全部七个案件。而福建省高院受理陈丽珠申诉时就审慎的多,一共组成了3个合议庭审理7个案件,业内人士认为,这是为了避免主审法官受人为干扰,一次错判就造成7个案件全错的情况。事实上,在宁德法院第一次二审时也曾组成多个合议庭审理八个案件,判决时就发生了,有的案件判李爱玉胜诉,有的案件发回福安法院重审的情况,只是到了宁德法院第二次二审时,剩下7案就只组成了一个合议庭,然后判决7个案件陈丽珠全部败诉。这次被高院指定再审,宁德中院组成了以审监庭田庭长为审判长的合议庭合并审理7个案件,业内人士认为,在法院司法改革大背景下,员额法官审理案件合议庭可以独自下判,实际上也就是主审法官说了算,具体到这起高院发回再审的案件,宁德法院只组成一个合议庭仍显不够慎重。

图:不法之徒围堵法院

开庭时,李爱玉又提供了几段录音,也同样证实不了借款的事实。第三人出庭时并没有新的说辞,合议庭对第三人做了询问,但还是没有落实前述的几个第三人应该说清楚的问题。比如其中的第三人90后黄某,法官问他给陈丽珠送150万是现金还是银行转账,黄某竟然说记不得了。旁听人员议论纷纷,这年轻人得做多大的生意,连这笔巨款都记不得了。

一上午开庭审完7个案件,效率可谓够高。但随后在宁德中院发生的事情就出人意料了。

庭审结束当事人要阅读笔录,并在笔录上签字,做完这些已近中午两点。这时陈丽珠接到朋友电话,告诉宁德中院门口已经被李爱玉叫来的社会男青年堵住,如果贸然出来的话,会受到伤害。陈丽珠将这一情况告诉了合议庭法官,法官并不相信。陈丽珠律师出门时,打电话告诉陈丽珠确实有年轻人围着律师的车查看陈丽珠是否在车上,告诉她注意安全。于是陈丽珠以自己来的只有两个女人怕生命安全不保,拒绝出法院大门。经过法院钟副院长协调法院下午5点左右派带警灯的警车拉上陈丽珠和其女伴出门,准备送到宁德动车站,但警车刚出大门,就被一群年轻人挡住,并高喊陈丽珠在车上,不准走。法院大门口有法警,警车上也有法警,但警车就这样被强行拦回去了。这时法院钟副院长和合议庭法官及法警都到了楼下,但奇怪的是没有人去问这些人为什么阻拦警车。

陈丽珠被挡在法院出不去期间,他的朋友电话告诉她,这些人是以陈丽珠欠他们钱的名义来围堵她的,实际是想绑架她,逼迫她写欠条,最后给法院当证据,好判她败诉。陈丽珠说,打官司5年间,曾先后到福安、宁德法院、福建高院做笔录、听证、开庭不下数十次,为上访到福安、宁德、福州也有上百次,那时从来没有人围堵她。这次福建高院发现原来一二审问题发回再审,一开庭就出现这样的事,不是很奇怪吗?

图:法警护送陈丽珠回厦门

晚7点左右,经宁德中院钟副院长协调决定将陈丽珠送到福州。为安全起见,田庭长开自己的车拉上钟副院长在前开路,陈丽珠和女伴坐一辆制式警车跟随,车刚出法院侧门,就被几个年轻人围堵,还大声喊:陈丽珠在警车上。这时四五辆车围了上来跟踪警车走了几公里快到高速出口时,钟副院长看无法摆脱,就电话通知警车上法警,掉头回法院。到法院后,钟副院长和田庭长及主审崔法官及法警都在,竟然问陈丽珠怎么办,陈丽珠要求他们报警,但被拒绝了。他们让陈丽珠报警,陈丽珠也拒绝了,她说我报完警,到派出所做完笔录,半夜在宁德生命安全没有保障。

无奈,法院安排陈丽珠和女伴在办公大楼9楼休息室休息。到11点多时田庭长又通知她们离开,被陈丽珠拒绝后,法院法警将两个女人连拉带拽拉到法院二楼。这时据说是新任宁德中院董院长正在基层法院调研得知这一情况,安排法院允许两人在法院大厅过夜,此时已是后半夜了,田庭长也就这样陪了一夜。一夜无眠,在被安排允许在法院过夜前,陈丽珠先后给宁德市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宁德中院院长等领导发了求救短信。

8月30日上午8点半左右,宁德中院钟副院长和陈副院长先后来到陈丽珠身边,研究如何让陈丽珠出门。当时厦门金砖会议马上召开,一个厦门市民在宁德中院开庭后出事,估计谁也不想看到。这时讲政治,顾大局的宁德中院领导终于做出决定,派警车送陈丽珠及其女伴去厦门,以免发生意外。于是宁德中院派出两名法警,一辆制式警车,一路护送二人前往400公里外的厦门。警车这次没有受到堵截,陈丽珠二人终于安全抵达厦门。

陈丽珠到厦门后惊魂初定,休息一天后,于9月1日就被非法堵截一事分别向厦门公安110和宁德公安110报警,厦门公安民警于第二天上门为陈丽珠做了笔录,宁德公安则再无消息。

法院内部人士告知,为民事案件当事人安全问题,法院被迫安排警车送当事人出门被拦,法院被迫安排当事人在法院办公大楼过夜,被迫安排警车送往几百公里之外的第三人居住地,这在福建省甚至全国都闻所未闻,开了先例。

一位法学专家表示,宁德中院此次做法在全国开创了一个危险的,有损法制权威的先例。法院派警车保护当事人安全无可厚非,但问题是在派出警车被不法之徒堵截的情况下,法院仍无所作为,既没有派出法警拘留妨碍司法的非法之徒,也没有报警请求警方出动调查支援,而是派法官陪当事人在不适合留宿的法院办公大楼过夜,最后又悄悄地派警车送当事人几百公里之外回家。不知法律的权威何在?法院的权威何在?如果这样的事件都可以不了了之,那以后围堵法院,围堵政府估计在宁德会成为常态。其他不法之徒是否会照搬学样呢?

厦门安保非常成功,更重要的安保继续进行。因此搞清这次堵截法院警车事件真相,追究堵截法院警车不法之徒的法律责任,应成为宁德中院和宁德警方的当务之急。想稀里糊涂将此事化为乌有,不论是当事人,还是知道此事的各级领导、政法干警和群众都不会答应。

也许宁德中院等待借此出名不成?(作者:齐凛然)

上一篇:金融女姚燕萍贪污诈骗事件引起社会强烈关注
下一篇:造假武装部长背后高人浮出水面 父亲吕金山系乾安政法委书记

发表评论